《一青瞳》byDuDushin
カテゴリ: 未分类
《一青瞳》
by DuDushin


……

[請讓開。] 他稍微將底線推遠些。再忍耐一句。他加上敬語。

我說。我請你讓開。 所以。別拿那種眼神看我。


澤田不語。環境被鍍上一層權利的薄膜。足以令人窒息。

深夜。角落。身邊空無一人。

雲雀大可放心撂倒他。接著神不知鬼不覺地塞進哪個垃圾桶投放到攪碎機裏。

眉梢一挑。氣氛逐漸飽和凝華。深吸口氣調整思緒。

只為了那個傢夥。

[讓開。] 他再推了推底線。貼上盡頭。



[遊戲早該結束了。] 澤田拉住雲雀。力量之大足以令兩人反彈開。

[現在。] 他攤開手掌。威逼再無利誘的視線。 [該物歸原主了。]

雲雀睥睨的瞧一眼。滿寫著不屑亮出挑釁。

你說這話。有經過大腦過濾麼?我敬愛且狡猾的彭戈列。

雲雀再無和解之意。無人知曉的身體死角位置他摸索到冰拐。

隨時一觸即發。他本就無法適應這種玩笑裏藏刀話中套話的交談。

腦內開始縝密計劃可實施的脫身戰略。因手術室中還有個男人。

那快喪失自理能力的男人正準備接受鬧劇般的開顱。

他快粘不住這地板。將離地心引力。


[雲雀。] 突然先發制人的執拐手臂被狠狠按下去。澤田迅速貼上來。

曖昧且不穩的將兩人推搡進陰晦的走廊。

[你想清楚。我有辦法制你。你反抗不能。]


真是太他媽的好笑了。你無需無情。我便可以無義。

這起始從何時算起好?所發生一切盡數是玩弄於你掌中正導演的喜劇葬禮。

還不如製造幻覺來的自欺欺人。雲雀嗤鼻。對上澤田的脅迫。

我奉勸你。 最好不要惹怒我。警告你。

你手裏攥著的那幾顆棋子可別算上我和六道骸。



[澤田綱吉。] 雲雀一字一頓的冷語。 [別裝了。累了吧。]

視線挑釁般幾次掃過泰然自若的首領。還真是雄威不可一世。

[既然這麼挽留我。] 他掙脫開被鉗制過力直至失去知覺的手。 [好啊。]

時間也許還夠用。[談談無妨。]

等我。骸。


連珠炮的話語。句句單拿出做個報道即可上頭條大字。

雲雀顧不得那麼多。摸不清未來的。他猜想這以後不只是骸。

連同自己一起都要百無聊賴昏暗無望的飄蕩。他將賭注全部押上。


你以為這個秘密不會有人知道麼。[你只想掩蓋你的劣行而已。]

[到底加百羅涅是怎麼消失的?] 雲雀咄咄逼近稍矮自己的少年臉。[彭戈列第十代首領。]

逐漸反轉局勢。綱吉不可置否的詫異且厭惡。乖戾的目光蘊藏殺戮。

[你怎麼偏認為我沒調查興趣?]


[說吧。你不說我可以替你說出來。] 臉湊上去。[憋著難受吧。]

成功在近距離視角中探尋到對方眸子裏的些許動搖。雲雀很想再扯上兩句。

[雲雀。不必這樣虛張聲勢的。] 你在堅持什麼?我早就看出你的破綻了。

澤田收起眼簾。擺出更居高臨下的勢態。 [我做過什麼。無需你的你的質問。]

他身子無意間的一側。仿佛是故意空出的狹道可供穿行。

然而本打算見好就收的雲雀此刻完全無視了這不經意間的妥協。

裝傻充愣的本領不是只有你才有的。 [那我就不明白了啊。] 一個眼神的迭交。


雲雀看著那傢夥稍有不悅的眼瞳。正憤恨著將自己列為除掉之人行列中。

根本就是玩笑話。你又何必在意呢。我是故弄玄虛沒錯。不過你好像當真了。

我沒設套。你卻故意往裏面鑽。那麼這一次是我贏了。彭戈列。

你所做的事情。你總要付出代價。只是今天。我饒過你。

這種事情。白費唇舌。況且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。

雲雀深吸口氣。身體前傾將嘴唇湊近彭戈列首領前耳語。

曖昧到不可一世的語氣。他隱忍著體內仇恨的叫囂。輕緩客氣的。

[再教唆六道骸吸一次毒試試。我就剁掉你雙手。]

利落的尾音。他毫無顧忌的蹭過澤田的肩膀。

也不怕那傢夥照著自己的後背偷襲一槍。

反正。都死了才好。



[六道骸。回家了。] 飛也似的沖進手術室。

已經進入深度麻醉狀態的男人。就像砧板上苟延殘喘的腥魚一條。

雲雀厭惡踹開圍在一起毫無感情嬉笑怒駡的庸醫們。

不顧這群驚恐的撕吼。一個一個削掉你們腦袋。

大塊的血潑灑於臉上眼中。玻璃上滿滿是觸目驚心的紅。

扭曲的臉徘徊眼前。哀號著乞求饒命。雲雀緊闔眼。

將長期壓抑內心的悲痛糾結一併釋放出來。毫無猶豫的揮出致命一擊。

西紅柿高空墜落。炸裂開粘稠一攤攤。他緊拽手中。心臟脆弱的爆。

踢飛腳邊誰斷了的手臂。不留死角一個個肢解。


這場屠宰未完待續。


有多少人沖進來手持著槍。上膛完畢全對準了自己的腦袋。雲雀沒感覺。

這房間瞬間死寂。只留得混亂中被撞得跌跌歪歪的手術燈具殘破悲鳴。

他大踏步碾過掛了血漿的軀幹。走到骸身邊。拽掉一切牽扯男人的線管。

骸恬靜得閉目。不留一絲雜質的潛笑收在嘴角。扯盡卻有一絲酸澀。

安靜的胸膛起伏。是活著的證明。看來一切……還未太晚。

都這個時候了。你還能睡得這麼安穩? 雲雀苦澀的笑。

擦淨對方眼角粘上的血珠。用力扛在肩上。

然而剛才殺戮過度損耗的體力差些透支。他栽歪著幾下調整平衡。

持續高度緊張狀態的幾個黑衣男人。槍直逼著瞄準雲雀。一同跟著挪動。

但雲雀完全不相信他們會開槍。對。就算是黑手黨。

想要殺人都不定來得容易。因為人醜惡的支配欲與情緒化。

要求。命令。信用。義氣。

他相信自己還足以有權力帶著骸走出這棟樓。載回家中。

然後什麼都不管了。吸毒也好犯癮也好。就讓這傢夥鬧個夠。

他想吃什麼。想做什麼。也由著他。

就算是被他插。做個愛。也無妨。



最好找一條小船。撒上汽油。

你我躺在中間。火焰四散於身旁。

直至攀沿上肌膚。發絲。

而你盡可以碰我。吻我。要我。

可以體味灼燒著痛。死亡將至著憋。

莫名無助的空虛。剝離抽絲的快感。


然後。骸。

你帶我一同進入下次輪回可否?

就算成為胎死腹中的紅蓮。抑或者死後文信使的千鶴。

即便是。完全絕望且不切實際的夭折。

說是輕信了你的情話也好。

我頭腦發昏了也好。


我卻還是希望可以。

只和你。

愛一次。

恨一次。

編集 / 2009.04.12 / 留言:: 1 / 引用:: 0 / PageTop↑
留言:
Title

Secret


Pagetop↑
引用:
Pagetop↑
公館介紹

不寐公館

Author:不寐公館
骸雲向同人本
「SABBAT」宣傳網站

logo(直連推奖)
SABBAT2.jpg

留言板塊
爪。